当前位置:首页 > 坛经讲解

坛经校释

发布时间:2020-05-28 18:09:38编辑:

坛经是我们在修行佛法的时候能够知道的,而且很多的师兄也会去选择这本经书念诵修行,但是也会有师兄对坛经并不了解,所以想要知道坛经校释是什么,那么针对这个问题,下面我们就去简单的了解吧!

在宗教传说中,中国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印度,即所谓“西天二十八祖”。第一祖是摩诃迦叶,然后阿难,一直到第二十八祖菩提达磨。这个达磨同时也是“东土初祖”。达磨东渡传法,一传慧可,再传僧璨,之后道信,道信再传弘忍,弘忍就是五祖。就在弘忍向众生传授达磨禅时,岭南新州有一个卢姓以卖柴为生的人,偶闻金刚经就“凝神属垣”,便去蕲州黄梅找弘忍问法了。一日,弘忍命其弟子各作一偈,如果能够悟到弘忍法意的,便传给他衣法,“禀为六代”。后来弘忍弟子中最出色的神秀作了一偈在墙上,偈云:“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时时常拂拭,勿使惹尘埃。”惠能后来听说此偈,以为未见本性,也想出了一偈,偈云: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佛性常清净,何处惹尘埃?”弘忍非常赞赏,就密传法衣给惠能,并叫他南下,以免有人抢法衣。惠能到南方后,与北方的神秀一起光大了东山法门。神秀主渐修,惠能主顿悟,故有南北二宗之分。后来南宗渐盛,逐渐取代了北宗,而惠能也成了禅宗六祖。这些都是宗教传说,事实上惠能就是中国禅宗的真正创立者。

\

真如缘起

郭朋认为惠能的思想是“真心”一元论,即真如缘起的佛性论思想:“永恒的,绝对的,无所不在,灵命不昧的‘真如’——‘真心’,是世界的本源,宇宙实体,世界上的一切,都是由他派生(缘起)的。……由于一切都是由‘真如’派生的,所以,举一切的万事万物,本身就是‘真如’。”这就是“一切众生,皆有佛性的佛性论思想。所谓”青青翠竹,尽是法身;郁郁黄花,无非般若”就是这一思想的具体反映。

前面提到法海本坛经惠能示法偈中有一句是“本来无一物”,郭朋坛经校释作“佛性常清净”,认为这是后人根据金刚篡改的。因为在宗教传说中惠能和金刚经渊源颇深,第一次听闻的就是金刚,而且在弘忍处,受的也是金刚经,坛经中也有很多引用金刚经的话。实际上金刚经是般若系的经典,其思想是“性空缘起”,讲究的是“一切”皆空。金刚经中有一偈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所以,从坛经贯穿始终的佛性论思想,惠能不可能作出“本来无一物”的偈语:“祖言:‘汝是岭南人,又是獦獠,若为堪作佛?’惠能曰:‘人虽有南北,佛性本无南北,獦獠身与和尚不同,佛性有何差别?’”郭朋认为是后人将金刚经中“性空”作“本无”用,而“本无”一词乃“‘性空’一词的不确切译语,它是初期译经中受了老庄(以及玄学)思想影响的产物。”

自心自性

日本学者忽滑骨快天说:“知自心识自性是惠能一代说法之键钥。”禅宗史上有一个很著名的公案:“值印宗法师讲涅槃经,时有风吹幡动,一僧曰:‘风动。’一僧曰:‘幡动。’议论不已。惠能进曰:‘不是风动,不是幡动,仁者心动。’”那些和尚不能明白“幡动”的原因,就是他们不能“知自心识自性”,而自见本性之后便能顿入佛地,惠能说:

“善知识,菩提自性本清净。但用此心,直了成佛。”

“善知识,我于弘忍和尚处,一闻言下便悟,顿见真如本性。是以将此教法流行,令学道者顿悟菩提。各自观心,自见本性。”

“东方人造罪,念佛求生西方,西方人造罪,念佛求生何国?凡愚不了自性,不时身中净土,愿东愿西,悟人在处一般。”

这种“直指人心”的方法是惠能禅区别与印度禅的主要一点,省却了很多繁琐的程序,从而创造了独具特色的中国禅宗。印度禅的方法就比惠能禅复杂多了,方法就有五种:调息、不净观、慈心观、思维观、念佛法。境界又有好几种:“四禅”、“四念处”、“五神通”。而惠能把印度禅简化了,成了简单的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”、“见性成佛”的宗教。事实也证明这种改革符合当时社会需要,也使禅宗一度成为中国佛教的代名词。而其他一些教派则相对沉沦,如玄奘所创立的法相宗(一名慈恩宗),由于过于尊奉印度经典,使教义晦涩难懂,最终只能成为一种经院式的佛学研究。

顿悟渐修

\

顿悟是惠能的发明,惠能之前的禅宗讲究的是渐修。顿渐之分也是南能北秀的区别。神秀主渐修,从他在弘忍处的示法偈就可以看出这种迹象:“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。”“时时”即渐,“拂拭”即修。惠能对顿渐的看法颇符合他的“真心”一元论的主观唯心主义思想。他说:

“善知识,本来正教,无有顿渐,人性自利钝。迷人渐修,悟人顿契,自识本心,自见本性,即无差别。”

“法本一宗,人有南北。法即一种,见有迟疾。何名顿渐?法无顿渐,人有利钝,故名顿渐。”

冯友兰说:“修行,不论多么长久,本身是一种准备工作。为了成佛,这种修行必须达到高峰,就是顿悟,好比飞跃。”与其说是“飞跃”,不如说顿悟是惠能简化印度禅,“直指人心”的必然出路。禅师用“如桶底子脱”来形容顿悟,桶底脱了,那么桶里的东西也就随着桶底子一起脱出了,这是一个必然。

惠能禅“不立文字”,所谓“教外别传”,这是顿悟的前提。“不立文字”和惠能本身相关,因为惠能是不认识字的。北宗的和尚也往往诘难惠能:“不识一字,有何所长。”但惠能认为文字并不是理解佛法的关键,经典也只是人置的,所以关键是人自身,他说:

“诸佛妙理,非关文字。”

“佛性之理,非关文字;能解,今不识文字何怪?”

“善知识,一切修多罗及诸文字,大小二乘,十二部经,皆因人置,因智慧性,方能建立。若无世人,一切万法,本自不有,故知万法本自人兴,一切经书,因人说有。”

因为文字、经典都是可以人为设置的,如果按照文字,那么佛法就有可能遭到曲解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惠能的门徒及后人却不断地往他们祖师爷语录上添枝加叶,造成现在坛经中出现很多谬误。所以惠能主张出自本心求取真如,这样才是最保险的,因为“一切众生皆有佛性”。

妙悟诗论

唐诗以情韵见长,宋诗以思理见胜,这是学者对唐宋诗的一般看法。也有人认为宋无诗,原因即是诗在宋人那里成为一种讲法究理的工具,而不再是言志咏情的艺术了。如江西诗派,讲求“无一字无来历”,这就大大限制了诗的艺术创造力。严羽创立了“妙悟”说,以禅喻诗:

“夫学者……从顶宁页上来,谓之向上一路,谓之直截根源,谓之顿门,谓之单刀直入也。”

“禅家者流,乘有大小,宗有南北……论诗如论禅:汉魏晋与盛唐之诗,则第一义也。大历以还之诗,则小乘禅也。”

\

“大抵禅道惟在妙悟,诗道亦在妙悟。”

这正和惠能禅宗思想里的“直指人心”、“顿悟”契合。钱钟书在言及严羽的妙悟说时云:“夫悟而且妙,未必一蹴即至也。乃博采而又所通。力索而有所入也。学道学诗,非悟不进。陆桴亭思辨录辑卷三云:……人性中皆有悟,必工夫不断,悟头始出,如石中皆有火,必敲击不已,火光始现。然得火不难,得火之后,须承之以艾,继之以油,然后火可不灭。故悟亦必继之以恭行力学。罕譬而喻,可以通之说诗。”钱钟书比严羽更进了一步。

惠能和禅宗的思想对后世的艺术创作或多或少地有些影响,而且正如钱钟书所说:“明心见性之学,又益谈艺,岂浅尟哉。”

以上的内容就是坛经校释,为了我们修行坛经的效果能够更加的好,自己也是要去体会坛经中的智慧是什么,这样我们可以学习到的内容才会更加的多,而且也是可以知道修行坛经的功德有哪些。

本文链接:坛经校释

上一篇:坛经体会

下一篇:坛经译文全文

相关阅读

© 2018-2020 坛经念诵网

浙ICP备15039727号-58  网站地图

经藏网